日本设计的七个原则

日本设计的七个原则

FUKINSEI (不均整)
不对称,奇数,不规则,不均匀。不均整被用来拒绝完美,因为大自然里没有完美和对称。

KANSO (简素)
去掉华丽,简单的东西天生就能表达自己真实的一面。整齐,干净,不复杂。

KOKOU (孤高)
只保留久经考验的、非感官的基本核心要素。让人想起严厉、禁止、成熟和稳重。

SHIZEN (自然)
原始、自然、自由的创新,不做作。真正的自然拒绝幼稚和偶然。

YUGEN (幽玄)
暗示而不揭露内涵。低调涵蓄,避免直接。

DATSUZOKU (超凡脱俗)
超越习俗和传统。摆脱规则和限制的束缚。真正创新。

SEIJAKU (静寂)
沉默,安静,幸福的孤独感。从思想、身体和环境中去除混乱和噪音。

—————————————————————————-

延伸阅读:

日本现代设计

日本现代设计发展后来居上的原因和启发

—————————————————————————-

目前能代表东方最高设计水平且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设计师大多出自日本,无容置疑,日本的设计水平在亚洲是处于领先地位的,日本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就有蜚声国际的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著名的工艺美术家柳宗悦,著名平面设计师福田繁雄、三宅一生、杉浦康平等,如今在国际设计舞台上活跃的设计师还有黑川纪章、安腾忠雄、矶奇新等等。日本的产品也好、建筑也好,总是能够博得消费者的喜欢,充满一种传统文化与高科技完美融合的纯净之美。有人认为,“日本的一些设计师以身边习以为常的对象为出发,或是一把椅子、或是一盏灯,或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空间造型,都能以近乎完美的设计理念赋予其优美的造型与品质。从而使这些平凡而亲切的器物与建筑具有了不同凡想的美的艺术效果和诗一样的品质:简洁、清纯而高贵、朴素、典雅而大度。”[1]

我们可能会问,为什么日本设计师能做出如此完美的设计?也许简单来说,在日本做设计是一种文化,而不仅仅是一项技能。日本的设计师一个个都像文化人、哲学家,都能为自己的设计找到某种传统文化的基因,他们的设计都能体现对文化的关怀且具有哲理的思考。这种做设计的状态,在中国设计师的身上很难找到,尽管中国的一些设计师已开始频频在国际设计舞台上领奖,但这种奖却不能证明中国设计水准的提高。中国的设计还没有形成当代文化的设计风格,很多设计师目光短浅、重技轻道,同样在设计教育中也是如此,由此产生的一些年轻设计师或自以为是而不知天高地厚,或急功近利浮躁不安,制造了大量的无法留存后代的垃圾作品。也许我们要敞开自己的心扉,重拾本土文化的自信,认真反思,虚心学习,方能产生一批具有学术敬业精神、文化思考与哲学理念的设计大师。

最近,我在一本书上看到一个特别的名称,叫做物学研究会。这个物学研究会的会长叫做黑川雅之,他的名字及他所倡导成立的这个协会都深深的吸引了我的注意。黑川雅之何许人也?也许很多人都知道日本有个建筑师叫黑川纪章,而没注意到他有一位弟弟叫黑川雅之。黑川雅之先生同样是一位久负盛名的建筑师、产品设计师。他1937年出生于日本的名古屋、1961年毕业于名古屋工业大学建筑系,1967年在早稻田大学完成了建筑博士课程学业,1967年创立黑川雅之建筑设计事物所,2001年创立DESIGNTOPE公司。他还是日本金泽美术工艺大学、美术工艺研究科教授,日本大学艺术学部、造型艺术系与研究生院的教授,其设计作品及出版物众多,有些作品被国际知名博物馆收藏。黑川先生十分热衷于设计工作,他说:“我选择这个职业是我在很小的时候受到我母亲的影响,是受了我哥哥黑川纪章的影响,所以我就非常喜爱这个工作,也许我觉得我除了这个工作没有别的工作可做,所以,我就死心塌地的去做这个工作了。”他还接着说:“我是一个非常喜欢美的人,我希望能为美做出很多事情,一个人一辈子都不会放弃追求美,男人看见女人的美你总要把手伸过去,那么同样也是,我们在做创造美的工作就更有意义了。所以我一直在说:‘不停的,不知疲倦的去做这个工作,因为这个世界很美,我做这个工作很美,而且同时我所选择的道路,我运气又非常的好,有这么多机遇来做我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从来没有觉得累,我永远不会放弃我的工作。’”我们可以从他的话里感受到他对设计的热爱及对工作的激情,他是全身心的投入,积极乐观而不知疲倦的去开展工作。他的这种态度决定了他的设计充满人性与文化。

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深厚文化积淀的国家,设计到底被认为是一项什么工作呢?仅仅是一门技术吗,那我们做出来的产品的灵魂会是这样?黑川先生认为:设计更重要的是要有哲理的思考,它是要具有一种文化内涵的,我从来都认为设计是支持文化的一部分,它是文化构成的一部分。黑川雅之的设计作品包含了浓厚的日本现代文明的概念:日本的现代技术、现代日本民族的审美价值观与日本民族的精神。他的设计并不是西方包豪斯的现代设计理念与方式的简单翻版,也没有将日本传统的造型与图形等元素在设计中予以简单的搬用与拼接,而是通过对各种文化的吸收、思考与消化,通过线条、造型、色彩、空间等各种具象或抽象的视觉形式的精确把握,从而使这些看似冷漠的现代技术文明的产品具有了文化的意义。从而我们可以认为设计师是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文明的创造者,是一个民族文化发扬光大的载体。

正是由于黑川雅之先生对设计的热爱,对文化的热爱,从而产生了对造物的严谨态度。黑川先生在日本工业设计界具有重要的影响力,在他的倡导下,日本著名的大企业的设计师都参与进来了,如索尼、丰田、马自达、佳能、奥林巴斯、尼桑日产、NEC、GAHOO等。黑川先生说参与进来的设计师都认为设计是一个文化思考的问题。他们在一起更多是在研究文化思考的问题,一些人与环境、人与社会的问题。那么物学到底是个什么感念呢?他解释到:我们大家都知道所谓物的概念是什么——一张桌子、一台电脑,或者说是一盆花,这些都是物。这这里我首先要讲的是关系与距离,比如说我跟电脑之间的距离是多少米,这可以用一个非常数字化的概念讲出来。那第二个概念是什么呢?在这个房间里,油一些沙发、橱、包括灯具之类的东西,那就构成了一个物的环境。那么在这里我们就提出了一个环境的问题,当我们站在这个房间之外,我们就可以讲这个房间怎么样怎么样,那你是站在这个环境之外。然而,当你身处这个环境里面你会怎样呢?这台电脑不好,我把它扔掉,再去买一台新的,可仍出去的电脑同时又存在于另外的空间,似乎解决了这里的环境问题;我认为这个杯子不好,把它扔了,然后买个好的新的,我满足了,但是它却又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造成那个房间的污染。也就是从主观到客观,从客观到主观;从物与物之间的关系、物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物之间的关系、物与物之间的关系来研究它们相互之间的关联性,它们所存在的“场”——我们称之为空间,空间所存在之间的关键物学研究的方向。因此,当我们认为这个是不合理是采取一种破坏性的,或者是把它抛弃的方式的话,那么可以想象它会在另外一个空间里形成怎样的一个结果呢?所以物学概念的核心是什么呢——我们不是采取破坏或丢弃,而是对所有存在的物体让它更加合理化,这就是我们所谓物学研究的一个核心内容。从黑川先生的解释中,我们知道它所谓的物学似乎跟西方人研究的人体工程学有类似的地方,人体工程学是把人、机、环境这三者之间协调关系作为研究目标,而物学也强调人与物、人与空间、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研究,但物学还强调物体的去向、物体的生命,也就是强调了产品的可持续发展与使用。人体工程学仅仅是把生理学、心理学、环境学的相关知识应用到设计上来,还仅是一种科学的研究,而黑川先生的物学是把设计上升到了一种科学与人文、物质与精神统一协调的问题的研究。这里也就说明了设计它是一种文化创造,它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它一定要上升成为人文思想和精神融合的一种体现。

黑川先生还提到:物学研究,用现在流行的一个词来说,就是环境问题的研究与探讨。我们组织将近一百个成员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大家都是一些具有自己思想,也可以说是对传统的、现代的、包括未来的研究都有自己独到见解的一些人物,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听听他们的意见,此外,关于物学研究的内容你有任何见解,都可以参与到我们研究会成员的讨论中来,这将会产生非常有意义的成果。

当我读完关于黑川先生的文字时,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日本的设计思想、设计理念已经达到了很高的一个层次,而对比国内的设计思想,我们似乎还是一个出发者。我们的设计还在模仿,还在解决功能的问题,要想设计出有中国灵魂的产品我们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我想,21世纪将是一个越来越个人化、越来越寂寞的时代,我们的设计将要更重视触觉、重量感、温度感及嗅觉等感官的作用,我们渴望被更人性化的、更有机的、更具生命力的商品拥抱。

您可能还喜欢...